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耶路撒冷王国一次游》。

她笑得真甜,简直就像个天真无满了羞涩和歉意。这次他也笑了

只是夜行人还有些犹豫,要不要去杀上官家中的通脉武者,经过夜行人的打探,夜行人知道了现在上官家就剩下一个通脉武者了,就是上官家的家主典史上官瑜,其它的上官家的通脉武者,进入废墟后就没有活着回来,这让上官家损失惨重。

最终夜行人不打算去杀上官瑜,现在留着他还有些用处。

随即夜行人离开了上官家族,踏着步法,在房顶上来回的飘动,向着吉祥酒楼而去。

当走到一半的时候,他看到,有四个人正对着两个女人施暴,他眼睛一眯,踏着步法向着四人而去,他看施暴的那两个女人的身形有些熟悉,好似在哪里见过。

当走近之后,周安才看出来了,那两个女人就是他从上官府中救出来的母女两人,现在两女身上就剩下一条内裤,连肚兜都被剥掉了,四个男人正在玩弄着母女两人。

母女两人叫的凄惨无比。

夜行人看了四人一眼,从他们的衣服上看出来了,这四个人是三合帮的帮众,这四人竟然逞如此兽性,真是该死!

夜行人运用步法,快速的来到了四人身边,手中的剑如闪电般划过,在四人的喉咙处,出现了四道剑伤,本来欲兽欲的四人瞬间倒地死了,只留下母女两人。

母女两人惊魂未定的看到夜行人把四人给杀了,松了一口气,幸好夜行人又及时来了,不然她们清白不保,母女两人忙抓起四人脱掉的衣服穿起来,可是她们的衣服都被撕成了粉碎,甚至连肚兜都被撕碎了,她们只好把侮辱她们四人的衣服给扒下来,穿到了自己的身上。

“谢谢您的大恩,又救了我们一次,我们母女二人在此向您谢过了。”母女两人穿好衣服后,少妇声音中哆哆嗦嗦的说道,今天晚上两次的侮辱,她都深深的感到恐惧,如果不是面前的人两次相救,她们早就清白不保了,所以她对面前这个夜行人感激不尽。

“我送你们回家吧,省的你们再遇到危险,还有你不要让你的女儿哭了,不然一会我带你们离开的时候被其它人发现。”夜行人摆摆手说道。

少妇连忙点点头,安抚了一下女儿,让女儿停止了哭泣。

然后夜行人左手抱着少妇,右手抱着她女儿,在少妇指引方向下,他很快来到了少妇所在的家里,把少妇和她的女儿放下,夜行人不说一句就离去了,他知道他和这母女二人只是匆匆的过客,或许以后不会再见面了,所以不多做表达为好。

而在夜行人离开之后,少妇做恭身状,久久的不起,以示自己感激,而她的女儿也被她硬压低着头,表示自己的感激,她女儿年纪小不懂,她还不懂!如此大恩大德,永世不忘!

夜行人把母女两人送回后,夜行人回到吉祥酒楼的一间房间,把身上的夜行衣给脱下来,再把蒙面的黑布给摘下来。

是周安!

“也不知等明天早晨上官家的人发现他们家族的年青高手,还有高层战力都死了,也不知是什么表情。”周安暗自说了这一句话,便躺到床上睡下了。

翌日!

周安和张美美、倾舞带着买的礼物,向着周大宝的居所而去,他们要看从周家庄而来的父亲和母亲。

他们驾着马车来到了周大宝所住的胡同前,向着第三个门口走去。

这个胡同的布置,说穷不穷,说富不富,相对于贫民而言比较不错的,相较于那些富人又相差太多,看来他们周家在古县城中的地位,比他想像的还要差很多。

来到了第三个门前,周安轻轻的敲响了门。

不一会,门就开了,一个丫鬟打开了门,好奇的看着周安三人,问道:“你们是谁为什么敲我们的门。”

“在下周安是周大宝的弟弟,是来此探望父亲和母亲的。”周安文邹邹的说道。

“原来是二少爷啊,请进,周大宝,就是“后蜀”王朝。

收復蘇氏,相當于構建巴蜀根基;如若不成,最起碼蘇氏不與自己為敵。

想到這里大皇子雍坦一臉肅容,凝視著演武場中變化。

一開局,蘇展豪就顯示出軍武世家的豪邁氣勢,“蜀山名劍”三十六式凌空刺出,干凈利落,凌厲霸道。

龍青云和木冶子、蕭玉流這等劍術名家交過手,對方劍法輕靈飄逸、千變萬化。而這蘇展豪劍法卻是凝練威猛,招招凌厲,毫不拖泥帶水,幾乎都是實招,甚少有虛招。

龍青云不再躲避,運起“碧波流云劍”劍訣,手中龍泉劍一揮迎上蘇展豪的“蜀山名劍”三十六式。

“嗤......”一陣刺耳的聲響過后。

“噔噔噔!”龍青云后退三步,手中龍泉劍差點脫手而飛。

蘇展豪晃了晃身形,穩穩站住。

人群中并沒有引起多大震動,人們似乎認為龍青云后退三步,太正常不過了。即便是嵩陽劍府派出的選手,這也沒有什么區別。

因為蘇展豪太過耀眼,這兩年馳騁疆場,憑軍功從普通士兵成為萬夫長。

這份榮耀需要無數次馬革裹尸、沙場奮戰才能換來。兩軍對陣,蘇展豪喜歡穿一襲白色鎧甲,于數萬人中取敵人首級如探囊取物,獲得了“白袍小將”的雅號。

這份歷練和膽氣,是很多武學之士不具備的,所以蘇展豪的劍法少了很多花哨的動作,去偽存真,更加實用,所以威力更大。

武學之道,講究歷練和錘煉,無數次戰場上生與死的拼殺,這就是最好的錘煉,所以蘇展豪的劍法已經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。

龍青云心里一緊,第一次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,即使與木冶子、蕭玉流這等劍術名家對決也沒有這種壓迫感。

當然,這并不是說蘇展豪的劍法就在木冶子、蕭玉流之上,這個固然有木冶子、蕭玉流以長輩之尊,沒有對晚輩使出全力的謙讓,更重要的是蘇展豪經過疆場的錘煉,招式更加凝練實用。

“快、準、狠”是其特點。

看臺上的墨天宇和人群中的柏云岐、拓跋兮等人看到此處也是一臉憂色,盼望奇跡的出現。

端王雍汝愚并沒有出現大的驚奇,仿佛龍青云即使被打趴下,也是在他意料中一般,臉色短暫出現訝然,須臾間就恢復了平靜。

雍汝愚如此淡定,也是因為雷天瀚這個后備,剛才展現了“驚鴻一筆”的強大實力。

墨天宇旁邊的慕容白端坐在梨花木椅上,一襲灰袍,矍鑠清逸的臉上,滿是震驚,心里一忖:

“這蘇展豪,小小年紀就有如此渾厚的劍術,這是無數次疆場生死搏殺錘煉的結果,白羽雖然天資甚高,又有古劍秋和我兩個劍術名家的悉心指導,但缺少長期錘煉,恐怕未必是蘇展豪的對手。”

慕容白想到這里一臉遺憾,看了看身邊的墨天宇,心想:“即使我西湖劍院拿不到第一,也輪不到你們,你嵩陽劍府也只能止步于四強。”

一向倨傲的范若琪,居然眨巴著大眼睛,期待龍青云反擊,原以為代表嵩陽劍府出戰西湖論劍的選手是駱子虔,怎么卻是這龍青云。

顧白羽和駱子虔是臨安城年輕一代的翹楚,眾官家子弟中,可謂是最出色的兩個。范若琪當然知道,駱子虔避開顧白羽進入嵩陽劍府就是為了獲得西湖論劍的參賽權。

這龍青云居然能戰勝駱子虔,此等匪夷所思,范若琪突然對龍青云多了一分好奇,此人身形頎長,俊朗剛毅,只是身上那份蕭疏軒舉,有種超越年齡的淡定。

龍青云湛然出塵的氣質,給范若琪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象,就像烙印一般深深印在心里,久久不能消失,模模糊糊,卻又似乎清晰,似夢似幻,似苦猶甜,是一種難以言狀的感覺。

此時的范若琪,居然期待演武場上出現奇跡,龍青云再次恢復他那湛然出塵的神采。

少女期待的眼神,多了一份翹首以盼,澄澈的雙眸泛起一抹醉人的笑意。

她凝视着陆小凤,微笑着道:“声忽然停顿,三角脸又板了起来

金逸菲始终注意着面前的三人,看到聂氏这个纨绔子弟聂弘俨,心里说不出的厌恶,可此时恰恰是金乔乔突破的紧要关头。

看到三人脸色变幻,金逸菲瞬间明白三人正在传音,心底叹了一声。也许,老祖的话正在验证中,聂氏确实隐约猜到了一是男性。

不过看了一会,周光棍看出了不一样了,他发现奠神鬼的身体渐渐的变得透明了起来,好似全身的精气都被这只阴鬼给吸收了。

这时周光棍哪里还不明白这只阴鬼是什么鬼了,就是淫鬼了,以夺取他人精气为食,壮大自身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耶路撒冷王国一次游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+

回首凡尘我为巅

甚嚣尘上z

回首凡尘我为巅

梦太虚幻

回首凡尘我为巅

梦筱二

回首凡尘我为巅

青衫吟

回首凡尘我为巅

烟四少

回首凡尘我为巅

钢城小草人